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订好坟墓 投入战斗

以更加坚决的行动与上海金融学院的消极腐败战斗

 
 
 

日志

 
 

我与郑沈FANG的第五次谈话  

2014-10-08 21:12:30|  分类: 王洪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详见我新浪博客同日同名博文】


2014916下午3点开始,一共六人。

下面是我根据回忆整理的谈话的主要内容,如有出入,以郑沈芳的说法为准。

 

 

在郑沈芳发表重要讲话及纪检干部GU发表次重要讲话的时候,有时我想插话,但被郑沈芳制止。他们讲完后,经我口头申请,郑沈芳核准之后,我开始讲一些不重要的话或废话。

 


 


谈话的内容还包括:



 

郑沈芳说,你应该在我的领导下工作。我问,我现在是在谁领导下上课?难道不是在你的领导下上课吗?郑沈芳说,我们没有对你打击报复吧。我说,目前没有打击报复行为。

 


 


4、我对纪检干部GU说,你说我计算他们违纪敛财约1000万不够精确,是的,是不精确,但你们注意我是写约1000万,有个“约”字。我接着说,我是按每人每年约10万来算的,丛树海(上海财经大学党委书记)担任独立董事的一家公司每年8万,而孙铮(上海财经大学副校长)每年在浦发银行得20万,刘永章(上海财经大学纪委书记)在招商银行得的恐怕更高,所以每人每年约10万这个数字是有依据的,你难道要求我精确到元角分吗?

 

我问,我是业余的,你们是专业的,你们到现在都没有查清他们到底违纪搞了多少钱,还好意思说我这个业余的不够精确吗?我举报材料上列出的好几个“暂不列出”,你们查清了吗?郑沈芳对我说,他们的调查能力在一些方面不一定有你强,你把“暂不列出”给出来 吧,我们好调查。我说,我现在不给。纪检干部SHI说,你是在考察我们的诚意和效率呀。

 

我说,我不拍法律纠纷,我一直盼着这天呢,法院也许能把问题搞清楚。

 

5、纪检干部GU说,他们在企业担任独立董事,也算是服务社会。我说,以你的逻辑,包二奶也是为社会做了贡献,因为满足了部分女子的各种需求。郑沈芳说,你的这个比喻不恰当。我问,他们的本职工作是什么?

 


 

谈话后我想,这件事至少还要查明这几项:1、杂志社档案,查看当时的投稿有无王洪卫的签名。2、看李伟的研究生毕业档案,查看这些论文是否在其发表论文列表里以及王洪卫对李伟读研期间研究能力的评价。3、查阅李伟的研究生学位论文,并调查其是否参与了王洪卫这几篇论文所对应的项目(上海市政府咨询一等奖)。4、这三篇论文基本上是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投出去的,首先是王洪卫独立发表,应调查李伟是如何获得这篇论文的。等等。过段时间,我还会再写篇博文对此展开分析。这件事我维持我原来的结论和看法不变。

 

我问,王洪卫涉嫌大比例抄袭论文那件事,涉及另外两个人(刘俊杰和王敏),进展如何?纪检干部GU说,我不知道。郑沈芳说,这些只是阶段性进展,还不是结论。

 


 

8我说,以前我写信给你们反映上海金融学院老牌剽窃者郭也群的问题,你们说处级干部不归你们管,现在又说厅级干部不归你们管,那请你们回去问一下你们的领导,你们准备管谁?纪检干部GU说,我们现在可以管处级干部。我说,那好,等我有空了,给你们反映个处级干部,看你这话好不好使。

 

纪检干部SHI问我,市纪委近期与你联系过吗?我说,自从市纪委用电话通知的方式告诉我贺瑛(上海金融学院前副厅级副院长)的博士后造假一事之后(2012127),就没有联系过。

 

纪检干部GU先是在谈话开始时把储敏伟(上海金融学院前正厅级院长)的工作单位搞错,后又不清楚王洪卫论文涉嫌超大比例(98%)抄袭一事,业务不熟练,功课没有做好就来与我谈了。我对纪检干部GU说,我对你的这次表现很不满意(当然,我不满意算个屁)。

 

9、我问,王洪卫现在是上海财经大学的兼职博士生导师吗?他给上海金融学院的本科生上课吗?郑沈芳说,是兼职导师,他没有给本科生上课。我问,王洪卫的本职工作在上海金融学院,他既然能给上海财经大学的博士生上课,为啥不给上海金融学院的本科生上课?郑沈芳说,没有规定说他不能当兼职导师,也没有规定说他必须给本科生上课。郑沈芳接着说,他是搞房地产研究的,我们这教学计划里没他的课。我说,房地产与管理、经济、金融等有关系吧,而且他来了一年多了。郑沈芳又说,教学计划还没调整。

 

10、我问两个纪检干部,用虚假发票套取科学研究经费的事,你们查过吗?纪检干部SHI说,我们查了一批。我说,我没听说过。纪检干部SHI说,我们是在一定范围内通报的。上海金融学院纪委副书记说,我们也查了一批,在一定范围内作了通报。

 

11、在听了一段时间他人发言后,上海金融学院纪委书记鲁海波用了三五分钟讲了下有关文件出台的过程,之后就匆忙离开去处理上海金融学院学生征兵入伍问题了。

 

下午415分,我起身说,得赶校车了。郑沈芳开玩笑说,我们准备成立一个“科学研究诚信建设委员会”(记不清具体名字了),邀请你来参加。我开玩笑说,那可算兼职,你可得给钱呦。在去赶校车的路上,偶遇党委办公室的一位老师,他说,我看你的博客的。我说,你年轻,别对别人说看我的博客,会影响你的。他说,你的博客有一些影响。我说,影响是短期的,校级领导干部要干净,总不能让贞洁烈女听潘金莲作贞操报告吧,尽管有的人愿意听。赶校车很匆忙,差点扭伤了脚,我使劲弹了自己一个脑瓜崩,提醒自己说,走慢点!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